原文配圖:美國耶魯大學歷史系教授亞當•圖茲的評論文章稱,中國不會重演美國獨特的崛起之路。
  中新網5月27日電 英國《金融時報》27日發表耶魯大學歷史系教授亞當•圖茲的評論文章稱,美國當年的崛起不僅僅來自於經濟實力,還在於接連發生兩次世界大戰的獨特條件;而目前中國的相對經濟實力遠不如20世紀初的美國,更不會發生兩次大戰重演,如果設想中國的崛起會沿循美國當時的歷史軌跡,只會激起不必要的對抗和衝突。
  文章稱,以某些指標衡量,美國即將把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地位讓給中國。有人說,中國領導世界的時代指日可待。但看看美國自己的崛起歷史,便能明白一件事:權力不單單來自經濟實力。
  美國的軌跡是前所未有的。作為全球政治領域一場地動山搖的大動亂,一戰不僅僅將美國推向全球領導者的地位,甚至還首次創造出這一角色。
  一戰後,國際事務格局重組伴隨著一個核心事實:美國崛起為世界頭號強國。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英國勢力範圍廣泛。英國政府是反德聯盟的公認領袖。但這要歸功於英帝國的地位;英國本身只是一個規模有限的強國。美國取代英國時,它的身份是民族國家。
  毫無疑問,美國的影響力與它的富裕密不可分。它在19世紀70年代初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。但經濟實力本身不是權力之源;它必須被合理利用。19世紀晚期,美國甚至缺乏國民經濟的最基本機制。它是世界經濟的邊緣一員,關稅高得嚇人,對國際金本位的貫徹也並不可靠。美聯儲直到1913年才成立。只是歐洲力量的自戕——一戰的巨大財政成本和血腥戰爭之後的政治合法性危機——才為美國樹立領導地位敞開了大門。
  這便是當前中國崛起與昔日美國崛起的差異。美國崛起的背景是一場全面戰爭,它耗盡了歐洲的軍事力量,為美國確立其工業和財政力量提供了完美的條件。1916年索姆河戰役所消耗的炮彈中,三分之二由美國和加拿大製造並捐贈。當戰爭對一切傳統上的合法性標準打上問號時,美國提出了民主制領導的主張。
  無論如何,試圖進行此類簡單的歷史類比,並非對當今時代認知挑戰的正確表述。當我們不祥地宣稱歷史“重啟”和“地緣政治回歸”之時,不可將這些無可爭辯的事實與“歷史重演”的主張混淆。
  毋庸置疑,中國復興至少將是21世紀初期的關鍵大事。但美國獲得權力之路表明,經濟、政治和戰略影響力之間存在複雜關係。此外,美國崛起的獨特條件——震撼了歐亞大陸的兩次世界大戰——很難在現時重演。
  文章稱,經濟史的一條細線或許能從19世紀的英國貫穿到20世紀的美國和21世紀的中國,但地緣政治的長繩卻是由更為粗糙的麻線織成。一個世紀前,一戰為華盛頓創設了世界諸強之巔的全新地位,美國在二戰和冷戰中的領導角色更是鞏固了這一地位。
  當代錯綜複雜的國際關係遠沒有彼時那般難以收拾。設想中國的崛起會沿循美國當時的歷史軌跡,不僅無助於正確理解局勢,反而會激起不必要的對抗和衝突。  (原標題:美專家:兩次大戰難重演 中國不會複製美國式崛起)
創作者介紹

ipod

hi23hicd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